主页 > 客服中心 >

申请了就会有回应

在报道中有一个词,叫"联合申遗"。其实这个概念曾是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的一个亮点,但是联合申遗的道路太漫长了。从1988年就启动的"丝绸之路"联合申遗,时至今日,这项庞大的工程仍在进行中。

记者:现在那边有回应吗?

陈杰:还没有开始申请,只是一个倡议。如果要申遗的话,肯定国家文物局有专门的机构来办这个事情,然后要十个名楼来参与。

陈杰:申遗这个事是比较敏感的一个问题,现在我们就是想倡议申遗,但是我们这个是为了名楼保护发起的长沙宣言。

似滕王阁这样"名气大但年龄小"的建筑在此次联合申遗的十大历史文化名楼中还有不少,比如1983年重建的长沙天心阁、1985年重建的武汉黄鹤楼、2001年重建的永济鹳雀楼、2001年建成的南京阅江楼等。十大名楼中有些建筑的"真实年龄"实在不敢让人恭维,这样的建筑去申遗,分量明显不够,这也成为很多人诟病此次申遗活动的焦点。

(责任编辑:魏笑)

之所以选择捆绑申遗?宁波大学历史系教授龚缨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,十大文化名楼,代表了不同的区域文化,捆绑申遗更能彰显中国文化的多样性和丰富性。

万剑敏:这个确实是它薄弱的环节,十大名楼更多的价值还在于承载的无形的文化当中。中国的楼阁是一种文化现象,而这个文化本身很古老,但是它的载体非常的年轻。这确实是它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。

记者:现在还没有开始申请?

陈杰始终在强调的是这是个敏感的问题,而承办方的压力主要来自于网上目前热议的:十大历史文化名楼是否具备申遗标准?以打包形式联合申遗的成功率有多少?以及分属各地的名楼的联合统筹工作。名列十大名楼之一的江西滕王阁,1989年重建工程总指挥的宗九奇先生今天下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他说中国名楼联合申遗这还是头一遭,之前也没有过名楼单独申遗的情况。对于外界很多人把焦点聚焦在联合申遗字眼上:

宗九奇:各个楼分布在全国各地,它的创建的年代不一样,建筑风格不一样,这是它的难度恰恰也是它的长处。所以打包,确实能代表中国的文化名楼的特色,所以打包比不打包好。

记者今天中午来到名楼市长论坛现场时,意外的碰上承办发通知工作人员把已经发给记者的,《中国十大名楼联合申报联合国物质文化遗产长沙宣言》,临时改为《名楼保护的长沙宣言》。而新的资料里也找不到了"申遗"的字眼。就在会议开始前4小时,记者采访了本届名楼会的承办方--长沙天心阁管理处的负责人陈杰。

万剑敏:任何一个文物,就像我们现在所见到的古建筑,当初建出来的时候也是崭新的。一代一代人赋予了它文化,(才)形成了现在的文物。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从今天起到4号,第九届名楼年会将在湖南长沙举行,会上将签署《中国十大名楼联合申报联合国物质文化遗产长沙宣言》,包括岳阳楼、黄鹤楼、滕王阁等在内的十大名楼将作为"文化景观"类型,联合申报世界物质文化遗产。

江西旅游商贸职业学院的万剑敏教授认为,所谓假古董,其实是一种"厚古薄今"的想法。

曾在英国考察过多座历史名城的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表示:申遗只是一个形式,保护名楼比申遗更重要。"如果从自身方面把保护、修缮工作做好,让古迹散发出它应有的魅力,那么申不申遗都能将它的历史和文化传承下去。"

但就在一年一度的年会即将开幕的前几个小时,记者却在现场发现了一个意外的变化。

其实,申遗只是为了证明名楼曾经在历史上的价值,但除了古人留下的名气以外,在当代名楼还有什么可以继续传承下去的东西?这才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。

陈杰:我们要申请,申请了就会有回应。

所谓十大名楼除了刚才提到的:岳阳楼(岳阳)、黄鹤楼(武汉)和滕王阁(南昌),其余七座分别是:鹳雀楼(山西永济)、蓬莱阁(山东蓬莱)、大观楼(昆明)、阅江楼(南京)、天心阁(长沙)、钟鼓楼(西安)和天一阁(宁波)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